解密英格兰定位球进攻:破僵局之利器仍为三狮重要倚仗!!

通过admin

解密英格兰定位球进攻:破僵局之利器仍为三狮重要倚仗!!

看似充满激情的“不列颠德比,却意外地充满了厌倦。赛后,索斯盖特,掌舵的英格兰队,受到了球迷的广泛批评。或许是南门在排位压力较低的情况下,采取了“保守观望”的思路,导致了一系列的临场应对和战术框架的轻微混乱。但不可否认,就比赛内容而言,三狮军团在这次比赛中做得还不够。

阅读英格兰队历届比赛,我们可以发现他们非常重视索斯盖特治下的定位球,定位球进攻在某些时候甚至成为拯救球队于困境的良药。即使在这场比赛中,定位球仍然为英格兰队创造了几次破门的机会。不幸的是,斯通斯的头球击中了门柱。

在所有的批评中,我们应该更加中立和客观地看待索斯盖特。就定位球进攻而言,南门确实给英格兰带来了显著的提升

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上,英格兰队接连淘汰哥伦比亚和瑞典,晋级半决赛。值得注意的是,18年世界杯英格兰打进的12个进球中,有9个来自定位球,占比达到惊人的75%。

毫不奇怪,英格兰队突然掀起了一场“定位球风暴”。早在世界杯前夕,索斯盖特队就做过大量的数据研究。在以后的采访中,索斯盖特说他的分析团队意识到定位球是比赛的关键环节。2014年巴西,世界杯,11%的进球来自角球。

另一方面,在俄罗斯,世界杯前夕,三狮军团尽管有大量精锐士兵在场,却只能用角球乏善可陈来形容。——自2010年世界杯以来,英格兰队在所有国际比赛中72次角球都没有进球。

发现问题不难,如何解决才是真正的关键。在信息交流飞速发展的现代足球世界,各大豪门之间并没有所谓的“独门秘笈”。为此,索斯盖特脑洞大开,他主动跳出足球圈,通过研究其他对抗性运动找到了角球进攻的灵感。

在英格兰角球技术大幅提升的背后,有一个看似不为人知却极其关键的人物,他就是英格兰队助理教练阿兰拉塞尔,

单论职业生涯,拉塞尔实在没有任何亮眼之处,他在球员时代辗转苏格兰、英格兰多家球队,但总体来讲成就寥寥。退役后,迫于生计,拉塞尔甚至还当过模特。

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位足球世界中的“小透明”,却成为英格兰角球战术大跃升的功臣。

职业生涯末期,拉塞尔还曾远渡重洋前往美国踢球(他曾效力过卡罗莱纳铁鹰队以及橙县蓝军队)。这一时期,拉塞尔接受到美国足坛非常流行的NFL战术,将橄榄球世界中的阻挡、掩护理念与足球战术融会贯通,形成了一道独具特点的角球理念。

索斯盖特之所以聘请拉塞尔,也正是看中了他在定位球进攻中独特的思考能力。南门曾数次到访超级碗现场,还亲自观看NFL球队训练,从而学习不同于足球战术的攻防思路。

索斯盖特曾在采访中表示:“英格兰必须要做到一些不同的事情,我们观察了NFL的比赛,知道他们在攻防两端是如何运转的,我对此非常有兴趣。”

除此之外,索斯盖特还亲自前往现场观看了明尼苏达森林狼以及新奥尔良鹈鹕的NBA比赛。赛后,索斯盖特甚至还频频向教练提问,表达出自身对篮球挡拆、空手掩护战术浓厚的兴趣。

英格兰角球进攻相对最直观的一个战术可以理解为“凯恩当幌子,中卫抢一点”。简而言之,最受关注的凯恩不一定会被安排为角球进攻中的一点控制者,这位热刺球星需要承担的职责有可能是后点游弋、向前冲刺,以此搅动对手整体防线、带走局部防守力量。

有了凯恩的牵扯,英格兰两名高大中卫——马奎尔以及斯通斯在一点争抢过程中就有了更多的优势。世界杯小组赛首轮对阵突尼斯,英格兰取得的两粒进球都来自于这一战术。

如上图所示,角球开出前,凯恩、斯通斯、马奎尔三大高点一字排开形成平行站位;角球开出后,凯恩迅速前插带走一人防守注意力,留下的斯通斯与马奎尔顿时获得空位,最终由斯通斯抢得一点。

值得关注的是,当皮球飞向斯通斯所在时,凯恩所处的环境又悄然从“倍受关注”转化为“无人盯防”。凭借着斯通斯在一点争抢时的战术牵扯,凯恩在二点控制中空间巨大,最终得以在无人干扰的情况下轻松补射得手。

如图,角球开出前,英格兰几大高点基本处于同一区域;角球开出后,凯恩积极前插来到后点,第一落点的控制则交给了1米87的亨德森。凭借着亨德森、斯通斯等人在第一落点附近的牵扯,后点的凯恩再次获得空位,当亨德森将皮球摆渡至后点时,他便可以轻松完成近在咫尺的头球破门。

从更加宏观的角度来看,即便是完全没有参与到进球过程中的队员,仍然在角球进攻体系下贡献了自己应有的作用。

我们还是以英格兰面对突尼斯的第一个进球为例,开出角球前三狮军团的站位可以分割为3个部分——小禁区内两人、区线人。

小禁区内的两人职责为压缩对方防线,使得突尼斯不得不放置4名防守球员于小禁区内;区线人为英格兰真正的攻击群——凯恩、亨德森往不同方向前插搅乱防守,斯通斯与马奎尔固守原地进行一点控制;外围的两人则各自吸引1名防守球员,还能起到二点球控制的作用。

不要小看游弋在外围的球员,他们看似远离球队进攻中心,但实则在攻防两端都有关键的战术地位。在防守端,外围球员速度快的特点有助于二点球控制,即便对手发动反击也能够利用速度优势回追;在进攻端,他们或多或少拥有一定远射的能力,控制住二点球后可以根据局势选择进攻方案。

欧预赛对阵黑山,游弋在外围的拉什福德便利用一次角球的二次进攻中完成破门。

在第一场比赛大放异彩后,各队都开始针对性限制凯恩在角球中的无球跑位。于是我们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可以看到这样一幅场景:但凡英格兰队获得角球,绝大多数球队都会给凯恩安排一位“贴身保姆”,以防英格兰队再度完成熟悉的协同跑位战术。

不过从最终的结果来看,“单防凯恩”所取得的成效较为一般。对阵巴拿马、哥伦比亚,即便凯恩在角球中往往遭遇人盯人防守,但其强大的个人实力辅以对抗能力依旧能让他在1对1过程中获得优势,甚至为球队创造点球。

纵观英格兰在俄罗斯世界杯的多场比赛,这一套定位球进攻理念的具体实施人员可能随着落点的改变而稍有变化,但整体框架始终如此。

首先,自然就是球迷们津津乐道的“挡拆战术”。对阵巴拿马一役的第1个进球,英格兰在整体的战术框架上依旧分割为3大部分——1人压制小禁区、4人禁区线人禁区外。在具体实施中,由于落点的不断变化,英格兰队也能将老套路玩出新花样。

角球开出后,英格兰队在禁区内安置的5位球员呈“分散式跑位”,最终目的便是在点球点局部空间创造空位,为后插上的斯通斯创造机会。

忌惮于英格兰禁区内多个高点的威慑力,巴拿马只安排一人于禁区弧顶防守,这就给英格兰队的“挡拆战术”创造了空间——阿什利·扬在角球开出后积极给予2号穆里略身体对抗,致使后者没有办法第一时间跟上斯通斯的前插脚步,只能眼看着斯通斯在自己面前获得空位头球破门。

斯通斯进球后,穆里略无奈地回身向裁判投诉,但很显然,阿什利·扬的“挡拆”并不涉及犯规。

除此之外,索斯盖特的“一字站位”也成为当届世界杯英格兰队的一大亮点,这一战术可以被视为“挡拆”的升级更新。

为何一个简单的站位变化却能够为三狮军团带来如此立竿见影的角球提升?众所周知,角球防守可以分为区域防守和人盯人防守,简而言之就是防守对象的变化——区域防守意味着防守对象是所处区域,而人盯人防守则将防守对象具体细致到某位球员。

但无论是区域防守还是人盯人防守,都必须大量依靠防守预判。当绝大部分球员在角球开出前处于同一位置,意味着防守方原有构架被全部打乱——防守球员没有办法贴身限制自己的防守对象,而角球开出后的“四散而开”也让防守方的区域防守布置充满未知性。

对阵瑞典,英格兰便利用“一字站位”取得了进球。如图,角球开出前的英格兰全员处于同一位置;当角球开出,两名球员分别朝前点和小禁区内冲刺,带走瑞典队3~5名防守球员的注意力。

此时,仍然处于点球点附近的三大高点便可获得相对更加从容的争抢空间,凯恩利用对抗能力卡住多达两位瑞典球员,为斯通斯的后插上冲顶创造空间,最终呈现出一个极具观赏性的暴力头槌破门。

俄罗斯世界杯结束后,英格兰刮起的“定位球热潮”虽然有所衰退,但仍是他们在各条战线前进的重要倚仗。无论在欧国联、欧预赛又或是世预赛中,坐拥诸多高点的三狮军团都对于定位球有着鲜明的重视。

时隔三年,英格兰队再度迎来大赛。尽管如今的他们没有像世界杯那样开发出让人耳目一新的角球进攻战术,但从已经进行的两场比赛来看,三狮军团仍然在角球中下足功夫。

对阵克罗地亚一役,英格兰队全场只获得了1次角球,但在这唯一一次角球进攻中,我们依旧可以依稀窥见当年他们在世界杯中的定位球风采。

如图所示,英格兰在角球进攻中的站位较之俄罗斯世界杯时又有了一定的变化——除后点的斯通斯外,其余5人在角球开出前全部进入小禁区,将克罗地亚绝大部分防守球员限制在狭小空间中。这一战术策略为后点的斯通斯拉扯出1对1的有效空间,即便斯通斯没能控制住一点球,但游弋在外围的菲利普斯也能及时控制二点球完成远射。

此番对阵苏格兰,英格兰最接近破门的进攻也是来自于一次角球。英格兰此次角球安排回归俄罗斯世界杯时期的理念,通过在局部堆积大量人员搅乱对手防守布置。当角球开出后,局部堆积的大量人员朝各个方向四散而开,分别带走防守球员,为斯通斯的前插创造出空间。

在定位球进攻(特别是角球进攻)中,战术的开发显得极为困难。英格兰曾在俄罗斯世界杯依靠出色的定位球进攻闯进四强,但随着战术的更迭,加之对手的针对,三狮军团的定位球威胁也在后续的一系列比赛中呈现下滑态势。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无论在何时,定位球始终是足球比赛中破僵局之利器。对于英格兰来说,他们拥有精准的角球主罚手,更坐拥一众高点,即便定位球战术的多样性已不复当年,但仍具备用老套路玩出新花样的实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